• 杀人案背后的巨额民间非法吸储现象引关注

  • 2017-06-09 11:30  作者:admin
  •   2015年10月1日在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发生了一起惊天杀人案,一名小额放贷公司的合伙人被人杀死,然而,由于此事波及范围很广,在媒体曝光后引发了一系列的重大疑点问题。其中,最引人注目的是,一个组织严密、涉嫌地方黑势力的民间放贷团伙浮出了水面。

      张传斌家住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前进区春光社区,他与死者张少臣合伙开办了民间小额放贷公司,在没有任何证照手续的情况下,采取诱骗、欺诈、高利率许诺等方式非法集资、放贷。单伟国曾与张少臣是“发小”,听信了张少臣的欺骗,将其姐姐、大姑姐、大伯哥等亲朋好友的钱,总计600多万元借给了张少臣。张少臣此后只偿还200多万元,其余400多万元多次催要不还。2015年10月1日,单伟国给张少臣打电话再次催要欠款时,张少臣态度蛮横地说,“没钱,张传斌不给我钱,我也没钱还你,你要不怕死你就过来”。随后张少臣立即给张传斌打电话,让找两个人收拾单伟国。单伟国没有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,只身去了张少臣家。因张不断挑衅辱骂单伟国,使他一时失去理智,最终酿成了震惊全市的惊天杀人案。

      这些杀人案看上似一起简单的讨债杀人,其实背后隐藏着非法吸储、诈骗、黑恶势力欺压百姓等一系列深层次问题,而其幕后黑手就是张传斌。据媒体深入走访调查,发现该事件内幕惊人,涉案人员存在着以下重大问题:

      一是张传斌非法吸收存款,性质恶劣,罪恶昭彰。张传斌用远远高于银行同期利率的诱惑,吸收老百姓的资金然后在以高于银行5倍甚至10倍的利率在放贷出去,牟取暴利,这是一种严重破坏金融秩序的非法集资、高利贷放款行为,本身就是法律严禁的。他通过欺骗、引诱、诈骗等手段将百姓的血汗钱收储后,就百般抵赖不还,造成许多百姓一生的辛苦付诸东流,妻离子散、家破人亡,这种行为,比杀人更可恨!这起案件,看似单伟国杀人,实际就是非法集资在杀人、就是张传斌在杀人。百姓不杀他们,就会被他们逼疯逼死;单伟国不杀他们,也会有别的被欺骗百姓杀他们。

      二是张传斌组织黑恶势力,欺压百姓,罪不容诛。张传斌以小额担保贷款公司为掩护,长期纠集一群地痞流氓,欺行霸市、无恶不作,死者张少臣就是他最有力的干将之一。他们有的负责到处招摇撞骗,吸储骗储;有的充分当打手讨债要债;有的出谋划策、转移资产,逃避政府监管,可以说组织严密,分工明确,俨然已经发展成为具有黑社会性的团伙。特别是他们对待前来要账的百姓态度嚣张,非打即骂,威胁恐吓,手段无所不尽其及,连他们的亲属、朋友、邻居都不放过,心肠之黑、手段之残、人品之鄙、气焰之嚣前所未有。单伟国去张少臣家要账时,张传斌派两个打手去要打单伟国就是最好的证明。

      三是张传斌的背后是部门监管不力,法治腐败,罪孽深重。非法集资是法律严令禁止的,但是单伟国无照经营多年,非法营资三千余万元,为什么有关部门没有及时禁止?而且向张传斌这样非法集资者在佳木斯市大有人在,为什么没有人管、没有人问?请问政府有关监管部门到哪去了?这么多年,因非法集资被欺骗的群众与日俱增,有许多也曾到公安机关报过案,到政府上过访,到法院起过诉,但为什么没有对其进行清理打击,为什么没有人为我们百姓伸张正义?特别是许多经过法院判决的,虽然赢得官司,却得不到执行。一边是百姓一贫如洗、度日如年,另一面却是华宅豪车、挥金如土。更为诡异的是,单伟国杀人案审理时,此案最大的幕后始作者,最应当追究法律责任的张传斌却以自己的一个证言,“我本人与张少臣不认识,没有任何经济往来”, 就把自己甩得一干二净,不了了之,即没有人查他们的通话记录,也没有人调查他们的经济往来,这不是背后有保护伞是什么?

      四是 “杀人恶魔”逍遥法外,百姓利益无法保障,天理何在、正义何在、公平何在?希望有债务关系的受害者和正义之士挺身而出,指证张传斌。杀死张少臣是单伟国的错,单伟国已经伏法,受到惩罚。但造成这一切后果的“杀人恶魔”张传斌不能消遥法外,他们辛苦400万血汗钱不能一笔勾销,还有以张少臣名义吸储,实际为张传斌所用的三千万存款,这不能不了了之,必须给所有储户们一个交待。

      在当今中国法制社会日益完善的时代,张传斌等黑恶势力竟然如此猖厥,置国法党规于不顾,吞噬储户存款数千万依然逍遥至今,实在令人痛心!期望党和政府能对以身试法者给予严惩,还弱势群体应有的权益,彰显我们司法体制建设的公正与尊严!

  • 上一篇:Kryon Systems推出支持人类和虚拟劳动力互动的混合自动化解决方案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
  • 友情链接

财经界 澳亚网 中讯网 百物宝 中国品牌网 时尚品牌服装网 财道网

CopyRight © 2010-2020 中网资讯联盟 版权所有

联系方式:QQ:838869911